Trending

【鬥陣麻將作弊報導】監控到人死為止!受難家屬:國民黨魔爪無所不在


促轉會今日舉行「政治檔案徵集與研究初探發表會」,邀請鍾浩東、郭廷亮、湯守仁、黃溫恭案政治受難者家屬代表,分享被監控的辛酸血淚。(記者陳鈺馥攝)

促轉會今日舉行「政治檔案徵集與研究初探發表會」,邀請鍾浩東、郭廷亮、湯守仁、黃溫恭案政治受難者家屬代表,分享被監控的辛酸血淚。(記者陳鈺馥攝)


2020/11/11 13:23

〔記者陳鈺馥/台北報導〕國民黨政府在威權統治時期,命台灣省警務處對政治犯家屬進行監控及考管,行政院促轉會共清查出7.7萬案,今日在台大集思會議中心舉行「政治檔案徵集與研究初探發表會」,邀請鍾浩東、郭廷亮、湯守仁、黃溫恭案政治受難者家屬代表,分享親人被槍決或受難後,一輩子被監控的辛酸血淚。

郭廷亮長女郭志強表示,他們是外省家庭,在台舉目無親,外公因為父親郭廷亮事件被關進軍人監獄,舅舅被送去火燒島坐牢。1956年母親被人告密和別人看電影,蔣經國不讓他們住在高雄,後搬到台北市圓山大飯店附近繼續遭到監控,「國民黨魔爪無所不在」,連母親只是去看電影都被監控,還在報告中對母親進行汙衊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…

郭志強談及,國民黨對她們這些獄外之囚的行徑,真的是罄竹難書,家族所受苦難只是國民黨魔爪冰山一角,如果戰爭是無盡的流離,國民黨則是造成妻離子散、天倫夢碎。1955年5月25日以後,全家人再也沒有在餐桌上一起吃過飯,相關檔案若不公布的話,這對受難家屬而言,就是沒有記憶的人生。

郭廷亮長子郭家瑜表示,他從小就被監控,來監控的人他後來也認識,還曾一起打鬥陣麻將。他今年已經70歲,很想忘記苦難的過去,記得蔡英文總統以前說過要給白色恐怖受難者一個交代,希望政府能持續做下去。

政治受難者家屬、黃溫恭長女黃鈴蘭指出,她上個月去促轉會看檔案感到非常驚嚇,她自從18歲開始就被監控,但不知道檔案內容是如此鉅細靡遺,連高中時做了什麼事,領了多少薪水通通都有,結婚後不管搬去什麼地方,兩三天內管區警察就會來。

最令人驚訝的是,她有一次在新竹看中國時報、中央日報都被寫進去監控檔案。自己從小就教育孩子「隔牆有耳」,雖然現在早已解嚴,但是沉重壓力還是存在著。

「國家濫權、株連九族!」黃溫恭次女黃春蘭說,她看了檔案後憤怒到難以入眠,自己還在母親肚子裡面,父親黃溫恭就被逮捕及槍決。她從小搞不清楚,一直到18歲才知道,生活上會擔心與自己接觸的人是不是派來的間諜,而家中被監控最嚴重的人是母親。

黃春蘭說,母親身分證是她自己印製的,因為媽媽失智會將正本弄丟,一天又要檢查身分證很多次,找不到身分證就會抓狂,母親會講「身分證不見會被抓去關」,這種影響真的是一直到死都揮之不去。她希望「蔣魔圖騰」盡快消失,到處都有蔣魔銅像和中正路,真的是每天都在凌遲台灣人;促轉會主委楊翠表示,面對威權象徵,他們會持續努力加緊處理。

鍾浩東孫女、政治受難者家屬鍾吟真則說,那一天全家一起去促轉會看監控檔案,全家的檔案總共有三頁,內容有很多甚少見面的親戚名字,檔案居然幫裡面把祖譜都寫好,很多人其實太久沒往來都忘記了。

鍾吟真談及,她在檔案看見,當地派出所向警政署申請是否不要去監控某一個親戚了,因為當事人年紀太老什麼都不懂,結果不被警政署允許,就這樣一直監控到死為止。對國民黨來說,寧可錯殺一 百家樂 百也不放過一個。

她說,從檔案可知,政府機關要向國民黨中央報告他們監控人民的進度,這是非常荒謬的一件事,相信國民黨中央還有很多檔案,促轉會應加把勁將檔案要回來,前陣子黨產會不是辦「親愛的朋友什麼時候要還錢」,黨產和檔案應一併處理,向國民黨將檔案要回來。